本報通訊員 方序 本報首席記者 李陽陽
  昨天中午,浙醫二院急診室門口,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救護車鳴笛聲,一連抬進三個擔架,急診室的醫務人員立即忙碌起來。這是從杭州筧橋燒傷專科醫院剛剛轉來的三名傷者。
  浙醫二院燒傷科病區的氣氛比之前嚴肅很多,進出被嚴格控制,醫務人員全都穿著隔離衣。雖然記者拿到了相關部門的採訪證,但也嚴禁靠近燒傷科病房。
  在醫生辦公室,記者遇到了燒傷科主任韓春茂,他兩腮的鬍子還沒有來得及刮,一打聽又熬了一夜。“韓主任,能簡單介紹一下今天病人的病情嗎?”聽到記者的問題,韓春茂苦笑了一下,“現在還真沒辦法簡單,因為病人越來越多,病情越來越複雜。”
  5名極度重傷員手術順利
  浙醫二院傷者總數增至19人
  根據前天的專家意見,原計劃對6名極度重傷員進行手術,但由於其中一名女性患者的特殊原因,昨天,最後推進手術室的是5人,做的是“切痂剝皮”手術,傷者在全麻的情況下,醫生把傷者燒得像樹皮一樣的皮膚剝離下來,為接下來的植皮做準備。至昨天傍晚,5例手術全部完成,韓春茂表示,手術過程很平穩,現在5位病人的生命體徵也是平穩的。
  昨天中午,從杭州市燒傷專科醫院轉入浙醫二院的,是兩女一男。“根據北京來的專家建議,把這三位傷情較複雜的傷者轉入我們醫院。”
  至此,浙醫二院燒傷科共接受了19名傷者。新增的三人,兩人做了切管手術,依靠呼吸機。轉入浙醫二院後,經過醫務人員的處理,昨天已經脫離呼吸機,可以自主呼吸了。
  吸入性損傷較普遍
  部分病人進入感染期
  治療不是一哄而上,具體方案需要根據病人個體的實際情況設置。
  昨天,浙醫二院除了對5名極度重傷員進行手術外,還根據傷者的個體情況,對另6名病人做了纖維支氣管鏡(經過聲門進入氣管和支氣管以及更遠端,直接觀察氣管和支氣管的病變)。
  結果,發現其中4人的氣道都受到了明顯的損傷。“做了切管手術,我們發現傷者氣管內有黑色的顆粒,可以推測大部分傷者都有吸入性損傷。吸入性損傷是燒傷病人死亡的一個重要因素,國內外都沒有特別好的治療方案,所以關註吸入性損傷非常重要。”
  目前,19個病人中,16個氣管都被切開,而其中6人還依靠呼吸機呼吸,說明吸入性損傷很嚴重。
  除了吸入性損傷,部分傷者已經進入了感染期。“今天有一個傷者已經出現了感染休克,血壓下降明顯,而且正常皮膚也都出現了紅腫。”韓春茂表示,他最擔心的就是創面感染進而導致血液感染。“那就會出現我們老百姓通常所說的敗血症了。”
  接下來的治療方案,還將根據傷者的特殊情況進行具體制定。
  “在這19個傷員中,還有4個有基礎性疾病,比如有一位心臟有支架快兩年了,早期他曾出現心臟驟停,現在我們對他的傷情是一天要討論多次,手術暫時還做不來。”
  (原標題:昨天,5名極度重傷者做了手術)
創作者介紹

周渝民

xzmjwbrezr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