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天津1月6日電 題:南開韓國美女博士十年奮鬥只為扎根津城
  作者 張道正 聶文斐
  “我正努力把自己變成天津人中的一份子。”說這話的是一位韓國美女,南開大學文學院博士生李貞玉。
  在近日舉行的第二屆天津市志願者講解員大賽決賽上,榮獲亞軍的李貞玉用流利的漢語將天津之眼、南翠屏公園、老城廂的歷史娓娓道來,對天津的人文地理風貌如數家珍,很多人以為她是一名地道的天津人。
  “天津的生活很安逸,人們註重生活情趣也很熱情好客,這與我的家鄉韓國龍仁很相似。”李貞玉說,我很快就適應了這裡的生活,也想扎根天津。
  來中國為追《還珠格格》
  李貞玉與中國結緣是因為《還珠格格》在韓國的熱播,她瘋狂迷戀上了漢語,並自學通過了HSK漢語水平考試,還想來華進一步深造。
  “父母並不支持我來中國,但拗不過我的堅持。”李貞玉打趣的說,“本科期間,我每次交學費,家裡都要殺一頭牛,四年下來,我們家的牛為我的學業犧牲了很多。”
  自2003年來到南開大學中文系以來,李貞玉在天津已經獃了近十年。十年間,她經歷過獨在異鄉過春節的孤單,經歷過學習中國古代漢語與文學的困難,經歷過家裡緊鑼密鼓的催婚,而她,都挺下來了。
  現在的她,早餐跟大家一樣排隊買煎餅果子,周末會去名流茶館聽相聲,冬天也裹得嚴嚴實實的,不再像韓國女孩那般“要風度不要溫度”,過年會跟朋友一起包餃子放鞭炮,與人攀談時總是一口流利的漢語,時不時也能學幾句天津話,乍一看,還真辨別不出她的韓國人身份。
  “很多人第一次見我,聽我講話,看我的樣貌,都以為我是南方人。”李貞玉說,“這讓我很開心,說明我已經中國化了。”
  研究“女漢子”行遍中國
  李貞玉師從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喬以鋼,專門進行性別與現代中國文化研究。
  “我最欣賞中國清末民初的女子,她們不僅爭取女性的獨立與解放,還像男子一樣能夠保家衛國,富有犧牲精神。”李貞玉明年三月就要進行博士論文答辯了,她的研究課題是《清末民初的善女子想象》。
  “很多女子會在報紙上用男子的口吻寫文章,這是為了彰顯她們的獨立自強;而像柳亞子等男士也使用女子的筆名,這是為了更平等的與女性讀者進行交流,動員她們參加到愛國運動中來。”李貞玉如是說。
  成績優異的李貞玉自從讀研究生以來一直獲得中國政府獎學金,還拿到了2012年度教育部學術新人獎,成為整個南開大學獲此榮譽的20人之一。
  雖然李貞玉是個來自韓國的美女“學霸”,但她並沒有把自己禁錮在書齋里,一味的鑽研學術。只要遇到寒暑假,她就會選擇旅行,走遍中國的大好河山,一睹秀麗風光。她去過千里冰封的東三省,到過神聖的佈達拉宮,亦踏上過一望無垠的大草原,她的足跡遍佈30個省份,跨越了9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。
  李貞玉說,“我喜歡乘火車旅行,在途中可以結識新朋友,在交談里又能瞭解中國更多的故事。”
  “熱心洋鄰居”客串“居委會大媽”
  除了博士、游客,李貞玉還有另一個身份,天津陽光100社區的外籍志願者。該社區有6000多戶居民,1.5萬餘人,而韓國居民就有3000多人,所以中韓鄰居之間因語言不通發生摩擦的事情時有發生。每周,李貞玉都會來居委會義務服務,專門負責調解糾紛,在她的努力下,很多產生矛盾的中國人和韓國人都冰釋前嫌。
  “有一戶住的都是韓國學生,他們深夜總是聚會喝酒,吵得旁邊的年輕夫妻無法休息。而因為語言上的隔閡,文化上的差異,居委會前來調解幾次都吃了‘閉門羹’。”李貞玉說,“當我敲門用韓語表明來意時,他們才打開房門,只要解釋清楚,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  談及成為志願者的原因,李貞玉說,在天津獃的日子久了,所以總幫新來的韓國人辦簽證,自己就成了出入境管理局的常客,他們幫助陽光100社區招募外籍志願者時就邀請了我。
  現在,李貞玉從事志願者工作已經三年了,不僅成了小區住戶眼裡的“熱心洋鄰居”,還跟居委會的工作人員成了好朋友。在得知有“講述美麗天津,暢想美好生活”第二屆天津市志願者講解員大賽之後,居委會楊主任直接就給她報了名。“遠親不如近鄰,天津人的熱情使我仿佛回到家鄉。”李貞玉如是說。
  如今李貞玉已然成了“天津人”,家裡的遠房親戚在她的影響下來到天津做生意,很多韓國學生也在她的推薦下來到南開大學學習。
  “十年前,韓國朋友都問我,你來中國乾什麼;而十年後,韓國朋友都問我,怎麼才能來中國發展。”李貞玉說。(完)
(原標題:韓國女博為追“還珠格格”來華 奮鬥10年扎根天津)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周渝民

xzmjwbrezr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